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售电网 > 电力交易 > 正文

新疆再现电力交易正价差!年度交易用不完 月度交易抢不到

北极星售电网  来源:北极星售电网  作者:Rosa  2020/6/16 16:57:08  我要投稿  
所属频道: 电力交易   关键词: 售电 电力交易 新疆售电市场

北极星售电网讯:6月15日,新疆电网2020年6月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全疆月度直接交易交易结果出炉,结果显示,出清电量5.69592亿千瓦时,成交价格275.5元/千千瓦时。统一出清价差+25.5元/兆瓦时(新疆地区标杆电价为250元/兆瓦时),这是在继5月份新疆首现+34元/兆瓦时的正价差事件,连续第二个月再现电力交易正价差!

(来源:北极星售电网 作者:Rosa)

国家发改委曾在2019年10月印发《关于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其中称将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价格机制,并规定了电价浮动幅度,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文件中明确表示,2020年电价暂不上浮。但新疆为何在2020年连续两个月出现正价差的电价上涨情况呢?

供需比失衡,供小于求情况突出

新疆的电力交易分为定向直接交易和全疆直接交易。2020年初,新疆发改委在其发布《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20年电力直接交易实施方案》中提出,新疆2020年全年电力直接交易规模按530亿千瓦时控制。其中定向双边交易电力用户全年电量规模约152亿千瓦时;全疆直接交易规模378亿千瓦时,其中年度全疆直接交易电量规模按330亿千瓦时控制,月度交易规模按48亿千瓦时控制。

1月,新疆进行了年度直接交易,原计划330亿千瓦时规模的年度交易,在出清时交易电量达到了401亿千瓦时,整整多出71个亿。由于年度交易的计划已满,所以多出的电量只能被安排到月度计划当中。按照新疆年初时发布的电力直接交易方案,月度交易规模按48亿千瓦时来控制,折合到每个月大概有4亿千瓦时的交易电量,然而2020年初新疆宣布全面放开工商业用户参与电力市场化交易,大量的中小用户入市,这些新入市的中小用户都需要通过月度交易来购买电量,每个月4亿千瓦时的电量显然不够用。而更令人惊奇的是,3-5月新疆电力交易中心发布的月度交易公告均显示仅有2.9亿的交易电量,这样就更加剧了月度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在此背景下,月度交易的市场上,用户侧不惜涨价来抢电量。

而对于发电侧来说,火电企业的发电计划并没有因此而增加,这直接导致了供需比的失衡。即便出现了供需比失衡的情况,在发用电计划初期放开的电力市场也实属正常情况,毕竟路要一步一步走。所有的售电公司在用自己没有用完的年度总盘子来平月度的差额。因为在新疆2020年电力直接交易实施方案中对电量结算的表述是这样的,售电公司作为整体进行偏差考核结算,也就是说,售电公司对发电侧的结算价,是所有合同的总价格,月清月结。

0.png

连续两个月出现正价差

5月,新疆电力交易中心发布了一则开始申报1-4月份的用户电量和电价通知,其中有一段话格外引人注意:年度的合同不允许按整体结算方案来结算给月度用户,也就是说,此前规定的整体结算的方案将被全部推翻。这意味着所有的售电公司,在5月份必须买走所有的电量,否则5月份将面临偏差考核。这就导致了在5月份的月度交易时,新疆的用户侧、发电侧纷纷极限报价。由此出现了+34元/兆瓦时的正价差。

按5月月度交易284元/兆瓦时这个价格,全疆一般工商业电价基本倒挂,10千伏以上除个别地区以外全部处于倒挂状态,大部分售电公司与用户签定的分成合同,价差已经全部传导到用户侧,与用户一起分摊,用户侧均承担很大的损失。

6月份的月度交易市场,31家电力用户(售电公司)、18家发电企业成交电量5.69亿千瓦时,成交价格 275.5 元/千千瓦时。用户侧边际点价格351元/千千瓦时,发电企业边际点价格200元/千千瓦时。相较于5月份的月度竞价,发用侧的报价都比较保守,但即便如此,也难逃正价差的结果。

年度交易用不完 月度交易抢不到

受疫情的影响,新疆的电力市场重新开放是在2020年的3月16日,由于新疆的工业结构较为单一,参与年度交易的化工、钢铁、电解铝、大数据等行业的工业企业,年初因为受疫情影响,生产没有恢复正常,导致大用户手里富余的电量无法消纳,而月度交易中一些中小型用户又无法买到电量。

有了5月份正价差的教训,新疆各方面也在尽量做弥补。新疆电力交易中心在第一次发布的6月月度交易公告中称,市场交易电量是2.9亿千瓦时,随后二次补充公告把交易电量从2.9亿提高至6亿千瓦时。但即便如此,市场成交的价差+25.5元/兆瓦时,还是正价差。虽然相对5月月度交易结果略微下降一点,全疆80%的用户企业依然接受不了如此高的电价。从另外一面也可以看出,6亿千瓦时的市场份额是远远不够的,单方面放大月度交易规模并不能对价格造成有效影响。

新疆某售电公司负责人A表示,目前新疆的电力市场变成了两个极端,一方面年度合同大用户要全部承担欠用的偏差,另一方面,月度交易的市场电,用户侧无法买到。而售电公司手中的年度的合同电量不允许结算给月度中小用户,形成了壁垒,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新疆某资深行业人士B称,新疆电力市场目前的问题是,年初的交易计划被改变,导致市场主体在买单,大用户“撑死”,中小用户“饿死”!

谁是赢家?

对于新疆出现的正价差事件,北极星售电网(ID:bjx-psd)专门采访了新疆的行业内人士、售电公司以及电力用户,对于连续两个月的正价差事件,他们也很无奈,并表示在这个事件中,发电侧、用电侧均没有赢家。

火电企业C:5月份,火电合同指标远大于购电指标,从结算单上看,新疆各家公用火电均被扣减基数电量100多小时,远超过当月实际下达优先发电指标。而六月份结算单,火电扣减的基数电量指标远不止100小时,优先发电指标优先结算对火电来说也只能是一种安慰。

火电企业D:很多人都听说了新疆这两个月的正价差事情,以为火电企业都赚翻了。但事实呢,由于年度交易超出的部分,已经把火电企业的月度基数电量基本吃掉,超发部分的电量发电企业需要承担偏差考核,折算下来,结算均价在1.93分/千瓦时,比标杆电价还要低5分多。

新疆售电公司E:相比较全国其他地区的电力交易,新疆地区可以说是乱象丛生。年度交易的发电量大于需求量,月度交易的需求量又大于发电量,现在大用户用不完市场电,面临的年度交易合同违约的风险,如果按年初的交易实施方案中整体结算的方案执行,不存在年度交易用不完的情况。

新疆某售电公司负责人F表示,新疆电力市场目前的问题是,政策组合+口头通知,形成了市场化电量结构的供需失衡,市场化发用电的总供给量,小于市场的需求空间,造成了如今的正价差事件!

大工业用户G:虽说年初抢到了年度交易的理想电量,但受疫情的影响,工业企业的生产规模还没有恢复正常,所以少用电的负偏差风险依然存在。

中小电力用户G:都说电力市场化交易买到的电会比较便宜,没想到比此前用的目录电价还高出2分多,我们也无奈只能选择目录电价了。

温馨提示:

如果您对新疆售电市场有其他看法,也请文末留言。

北极星售电网今后将陆续发布各省售电市场的调查文章,欢迎内业人士投稿或爆料。

爆料/投稿联系电话:18646733110 迟老师

北极星售电网官方微信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小姐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售电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售电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国内售电公司现状及业务发展方向

国内售电公司现状及业务发展方向

电改“9号文”拉开了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大幕,其中售电侧改革是本轮改革的重点任务,也是备受业界关注的焦点和热点。电改“9号文”及配套文件提出向社会资本开放售电业务,多途径培育售电市场竞争主体,放开准入用户的购电选择权。全国各省区陆续出台了相关政策,从市场准入、交易规模、市场结算、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更多售电招聘公告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