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售电网 > 售电服务 > 正文

专家观点:电力现货广东起步最早且内容丰富 浙江目前考虑最全面 各省现货试点各有千秋

北极星售电网  来源:能见Eknower  作者:大飞  2020/6/10 11:45:47  我要投稿  

北极星售电网讯:自2015年3月电改9号文发布以来,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已进行了5年,也取得了一系列成绩。但在电力市场专家曾伟民看来,遇到的问题也有不少。

(来源:微信公众号“能见Eknower”ID:Eknower 作者:大飞)

“毕竟我国情况比较特殊,不像长期市场化的国家,市场化机制并不完善,又面对如此巨大的一个电网,挑战很大。”曾伟民说。

曾伟民是国网湖北省电力公司教授级高级工程师,曾任湖北电力交易中心主任,现任中国产业互联网发展联盟能源互联网专委会主任、中电联电力需求侧管理专家指导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电力系统工作和电力市场研究。

作为中国电改的参与者和见证者,他在电力市场、电力系统运行与管理及相关政策研究方面造诣深厚。目前电力市场的设计、组织和实施都是在各个省级地方政府组织下具体开展,国家只是给出了宏观政策和要求,只是指引方向。他认为,在各个地方政府开展过程中肯定会碰到的一些困难,再在困难中不断解决问题,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

曾伟民对已经开展电力现货试点的8个省份从不同层面进行分析,包括市场模式、运作方式、市场规则、价格机制、结算方式等等。他认为各个地方现货市场都有自身的特点,各有特色。

“从市场设计的完整性、市场化程度,以及实现现货交易的路径和方式来看,浙江和广东的试点是考虑的比较周全”,他说到。

他认为现货出现后,中长期市场或交易将重新定位,二者是协同互补的,共同组成一个完整的电力市场。电力现货市场的设计本来就包括中长期交易,而中长期逐步要往短期发展,与现货实现平滑衔接,这样更能体现电力实际需求,价格价值和商品特性,更能体现现货市场的市场运营价值。

曾伟民表示,电力市场,特别是现货市场是能源互联网的主要内容,对其商业模式具有关键支撑作用,是能源互联网和综合能源服务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推进剂。电力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二次能源,在能源互联网系统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可以与其他能源进行交融、组合或交换,使用户得到更好的能源消费体验和价值提升,进而共同融入一种新的业态。

以下是专访实录:

能见Eknower:自“9号文”印发以来,新一轮电力市场化改革走过了5个年头。从去年开始,电力现货市场建设也开始加速。回顾电改5周年,您如何评价我国电力市场建设情况?

曾伟民:回顾电改五周年,总体来说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是也存在一些问题。具体的我会在直播课程中讲到,关于整个电力市场体系,包括电力市场的设计、规则、运行和监管等方面提了十几条意见和建议,这是我自己关于电改的一些体会。

毕竟我国情况比较特殊,不像长期市场化的国家,市场化机制并不完善,面对如此巨大的一个电网,挑战很大。我国电力市场正逐步从封闭走向开放,在这个过程中间出现问题在所难免,包括体制、机制、市场环境的问题,也有电力市场的设计、组织和实施方面的问题。目前电力市场的设计、组织和实施都是在各个省级地方政府组织下具体开展的,国家只是给出了宏观政策和要求,只是指引方向。在各个地方政府开展过程中肯定会碰到的一些困难,再在困难中不断解决问题,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过程。

我国电力资源分布不均,清洁能源大量分布在三北地区和西部,还有分布式能源也在不断的发展,这些都给建设全国统一的电力市场带来了很大挑战。还有现货市场建设,如果不发展现货市场,电力市场只靠中长期是很难继续发展下去。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能见Eknower:中长期市场发展较快,技术难度不高,2019年全国电力交易也主要以省内中长期为主。而电力现货市场技术难度较高,在改革初期也没有得到重视,甚至直到今天很多省份还是“冷眼旁观”,您觉得现在是否已经到了必须发展电力现货市场的时候?现货市场和中长期市场又是一种什么关系?

曾伟民:有一个说法叫“无现货,不市场”,一个完整的电力市场本身应该包括现货市场和中长期市场。我国是先开展的中长期交易,而后又开展的现货,之前我们说的中长期是在没有现货情况下的中长期,相对来说比较简单,大家可能先入为主认为中长期就应该是这个样子。这导致现货出来以后,中长期发生变化,不再是我们之前熟悉的那个中长期了,导致在大家心中现货和中长期是割裂的,就好像现货来了以后,就不需要中长期了。其实并不是这样,我们不是要追求现货,现货和中长期是协同互补的,共同组成一个完整的电力市场,两者是一个有机的统一体,要统一的重新来进行设计。

就像农民种粮食,既要有长期的规划,考虑到全年的收成,也要考虑每天市场的需求,保证每一天都要有吃的啊。电力市场也是如此,如果没有中长期,现货也会面临着非常大的困难。我国电力市场化的路径是先从中长期开始,再到现货。中长期到达一定程度肯定要往短期发展,否则电能只是一个能量,无法跟实际需求相关,价格价值和商品特性都不能体现出来,从市场上来讲这是不完整的。

但现货出来以后,原来的中长期交易方式要发生根本改变,现货+中长期完全重构了电力市场。现货就像龙头,他的模式决定了中长期怎么与之进行协同互补的发展。现货更多的体现了经济性的要素,包括竞争性和资源的优化配置等。中长期也会随之发生比较大的变化,周期会缩短,中长期要逐步的分解到周或多日,否则会跟现货市场的衔接很不顺畅,甚至发生很大的问题。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国现货市场建设才开始加快,几个试点省份也为大家提供了更多的经验或者引导,后续在发改委和能源局的统一规划下,现货市场建设或会快速推进。有些地方政府确实存在着观望、等待的情况,毕竟搞现货市场是个比较大的挑战,试点也还没有进入一个比较明朗的阶段,也可以理解。还有就是各个地方政府的想法不太一样,有的想真正推进市场化,有的想解决降电价的问题等,所以对“为什么搞,怎么搞,搞到什么地步”等问题都有不同的想法。但是我个人觉得试点的经验是可以学习的,毕竟早晚还是要走这条路。没有启动,完全观望,不做任何尝试是不可取的,可以开展一些相应的前期工作。

能见Eknower:国内首批8个电力现货试点已全面启动试运行,您能否分析一下目前我国电力现货市场试点情况?

曾伟民:关于这8个试点单位,我会在直播课程中从各个层面进行分析,包括市场模式、运作方式、市场规则、价格机制、结算方式等等。目前各个地方市场都有自身一些特点,各有特色。

从市场设计的完整性、市场化程度,以及实现现货交易的路径和方式来看,浙江和广东的试点是考虑的比较周全的。广东最大的特点是在整个电力市场建设上都是走在前面的,包括中长期和现货都是最先启动的。动作比较快,稳步推进。

从目前的设计方案来看,浙江考虑的比较全面,包括售电权交易、解决双轨制、日前+实时平衡双结算等特色设计。设计方案经过PJM和电科院的专家多轮论证,结算周期也能达到30分钟,相比其他试点的一个小时更为精准。

从新闻报道来看,广东和浙江的方案都是经过多位专家论证,迭代多个版本之后出台的这样一个方案。从国外电力市场成功的经验来看,这两个试点考虑的比较周全。

而甘肃在辅助服务和新能源消纳方面做得工作较多,福建和蒙西采用分散式市场交易规则。各个地方电力市场都有自身的特点。

能见Eknower:您觉得当前推动我国电力现货市场建设的主要难点在哪?

曾伟民:现货市场建设的难点有很多,先说一下顶层设计的问题。目前我国的电力市场,无论是现货还是中长期,从出规则到开展运行,都是以省为单位在考虑问题。电力现货市场包括省内和省间,但有的省份已经搞了现货,有的还没有搞。从全国电力市场上来看,我们现在用的省间先出清的方式虽然也可以解决省间现货的问题,但这不是一个统一运作的电力市场。一个统一的电力市场,省间和省内市场会统筹考虑,现货市场和中长期市场也要统筹考虑。资源应该能在全国范围内来配置,不管是电源还是用户,应该能看到全国的市场空间。

除了顶层设计,还有其他方面的一些难点。比如模式选择问题。如果省间市场,一个采用分散式交易规则,另一个是集中式,这样难度就增加很多。模式选择的不同也是交易组织面临的比较大的问题。

按照我国电力市场的发展特点,只能先把省独立来作为一个边界,先实现一个省的电力市场,再过渡到全国统一的电力市场。欧洲国家也是先实现一个区域的电力市场,然后逐步的扩大起来。

能见Eknower:由于新能源的波动性和随机性,消纳一直是最大的难题,一直寄希望于电力市场的发展,那推动电力现货市场的建设对新能源消纳是不是一个巨大的利好?

曾伟民:新能源除了本身的波动性和随机性,还有价格的变化。原来中长期交易,很难反映市场对新能源的匹配问题,签订新能源合约后,具体怎么分解,怎么安排消纳,没有一个渐进的过程。而有了现货以后,就能解决这个问题,制订规则后,可以通过一些技术和商业上的方法实现。

现货市场进来以后,可以比较容易的通过日前、日内、实时交易,再加上辅助服务市场,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来解决这个问题。以参与辅助服务为例,这是有偿的,需求侧也可以参与进来,可以运用一些技术方法和经济方法,用市场化的手段达到容量平衡,通过渠道来应对解决这一问题。如果没有现货市场,只能以计划经济的方式来强行消纳或者分担。中长期和现货的互补协调,提供了一个有利于解决新能源接入和消纳的机制和平台。

新能源进入现货之后,还会出现一个问题。现货是以边际价格出清,而新能源边际成本较低,具有一定的优势,这种价格机制可能会对市场造成另外一个挑战,特别是会对火电这种边际成本较高的能源造成冲击,所以要有容量市场机制来保障火电。

能见Eknower:我国在能源互联网领域发展较快,国网公司也确定了“建设具有中国特色国际领先的能源互联网企业”战略目标。美国、丹麦、德国等欧洲国家作为较早开展能源互联网建设的国家,已经开始运用电力市场机制来促进能源互联网的发展。您觉得电力市场与能源互联网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曾伟民:能源互联网实际上是一个多生态组合的新业态,包括多能互补、综合能源服务、市场化机制、互联网+智慧能源、物联网等等。再加上互联网平等共享的特点、互联网的思维、能源和互联网的技术等,一起来组成的生态。

能源互联网里面最主要的元素之一是电。电力是一种非常特殊的二次能源,在能源互联网系统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可以与其他能源进行交融、组合或交换,使用户得到更好的能源消费体验和价值提升。电力市场,特别是现货市场,是能源互联网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推进剂和支撑。做综合能源服务、能效管理、节能服务等,不可避免要涉及到电,肯定会涉及市场化。电力现货让电力灵活互动,电力市场将来一定经常进入到能源互联网这个生态圈里,进而产生一种新的业态。

电力现货市场可以为用户提供更多服务,为用户创造更多价值。以某一具体用户为例,为其提供电能服务的同时,就需要参与购售电,参与电力市场。未来这种需求侧的响应会在市场中非常活跃,是以后发展的重要方向。包括电动汽车充放电、可中断负荷来调整负荷特性需求侧响应等都是跟现货市场息息相关的。如果没有这样一个市场机制,就没法来进入这个领域。

原标题:电力市场专家曾伟民:广东起步最早且内容丰富,浙江目前考虑最全面,各省现货试点各有千秋

北极星售电网官方微信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小姐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售电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售电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国内售电公司现状及业务发展方向

国内售电公司现状及业务发展方向

电改“9号文”拉开了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大幕,其中售电侧改革是本轮改革的重点任务,也是备受业界关注的焦点和热点。电改“9号文”及配套文件提出向社会资本开放售电业务,多途径培育售电市场竞争主体,放开准入用户的购电选择权。全国各省区陆续出台了相关政策,从市场准入、交易规模、市场结算、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更多售电招聘公告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