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北极星售电网 > 售电产业 > 正文

河南电力市场调查系列报道之二 ——从5分到5毫 大幅跳水的电力价差去哪了?

北极星售电网  来源:享能汇  作者:享能汇工作室  2019/10/16 8:28:43  我要投稿  

北极星售电网讯:“在河南做了售电,我才知道‘厘’后边还有‘毫厘’,‘毫厘’后边还有‘丝’。”看着手中的成交数据,从第一次允许售电公司进入市场化交易就参与其中的柳寒星唏嘘不已,“前两年河南的价差还是不错的,有民营售电公司最高价差签到了5分多。”

(来源:微信公众号“享能汇”作者:享能汇工作室)

从5分到5毫,河南的电力交易到底经历了什么?价差为何会大幅跳水?

微信图片_20191016082438.jpg

从6厘到5分:2019年前售电公司的好日子

据了解,2015年“9号文”下发前,和全国大多数省份类似,河南省电力交易的主要形式是电力大用户和发电企业直接交易。

2017年6月,河南省电力交易第一次引入售电公司,交易形式是年度双边协商。在售电公司第一次参与的交易中,由于不满各发电集团控制电量和统一降价6厘的做法,售电公司组织代表向发改委请愿,在各方压力下,河南电力交易中心在8月份又开展了第二次年度撮合交易,价差2分。

2018年的电力交易,延续了“年度双边协商”和“月度集中撮合”的交易方式。交易价格上,在某亿元用电大户的竞标上,有国企发电背景的售电公司由于拼杀激烈报出了5分的高价,也让整年的价差始终稳定在4.5—5分左右。

“价差越来越小是从19年的中长期交易开始的,以往是过春节之前执行完年度双边合同,19年是过完阴历年之后才签的合同,起初电厂侧价格是1.233分,只给自己的售电公司和大用户,对于民营售电公司的政策是不能超过1分钱,而且限量。所以民营售电公司拿到的年度双边协商的价格1分、7厘、6厘都有。因为双边交易没有达到规定的60%的量,后来又补充了一次年度集中撮合,大约交易了100多亿电量,电价在3厘左右。”柳寒星认为,2015、2016年没引进售电公司,大用户直接交易的时候还能让利2、3分钱,当时的标杆电价是355.1元/兆瓦时;今年的煤炭价格没有往年高,标杆电价也涨到了387.9元/兆瓦时,发电企业反而以亏损为由让利更低,是不太正常的。

从5分到5毫:价差跳水,售电公司苦不堪言

对于2019年的两次年度长协,河南电力交易中心也给出了公告:

《关于2019年度双边协商电力直接交易成交结果的公告》显示,共有76家售电公司、12家电力用户与47家发电企业最终成交,成交电量654.3亿千瓦时。

《关于2019年度集中撮合模式电力直接交易成交结果的公告》显示,共有34家售电公司与38家发电企业成交,成交电量115亿千瓦时,交易均价366.09元/兆瓦时。

“因为交易量不够,发改委和能源局又组织了1—12月的二次长撮交易,大约交易了100多亿电量,价差4厘。”售电公司负责人魏无忌表示,如果4厘的价差能够维持,各方面精打细算,他们还能勉力承受,可惜接下来的月度交易中,价差一再刷新底线。

“19年的月度叫从4月开始,起初价差在4厘左右,7月份变成了2—3厘,8月份1厘,9月份6毫厘,10月份5毫厘。不正常的价差,对河南民营售电公司的冲击是致命的。”魏无忌透露,电厂限量,价差越来越小,造成用户通过售电公司交易的电价反而比供电公司还贵,比电网销售电价还贵的“电价倒挂”现象,每度电要比目录电价贵1.446分。在这些因素的冲击下,很多售电公司纷纷主动或被动的与签约客户解约,甚至还出现了售电公司人去楼空的现象。

供需失衡、环保压力、新能源挤压,问题核心在哪?

“政府调控、环保压力、外电入豫量增多,新能源增加迅速,导致火电市场份额被蚕食,政府尽管分了很多发电指标,电厂不一定发得出去。”业内人士薛小白认为,发电企业抱团限量控价,根本原因是2019年河南电力市场供小于求,发电企业重新夺回了市场主动权。

2019年3月6日,河南电力交易中心发布《关于2019年新增电力用户市场准入工作有关事项的通知》,进一步放宽电力用户市场准入条件:用电电压等级10千伏及以上的工商业用户不受用电量限制,可自愿办理市场准入。

“电力用户放开后,市场需求电量至少在1,700亿千瓦时以上,但政府核定的各发电企业允许交易的火力发电上限只有1,157亿千瓦时,需求侧的快速上涨,让市场供需失衡。”薛小白强调,由于河南省的电力信息披露越来越少,“1,700”和“1,157”两个数字是根据河南省88家火电发电企业的装机容量,政府批给的发电小时数推算出的,未必完全精准,但误差不会太大。

“2019年,环保要求发电企业的燃料消耗量再缩减20%,实际上电厂已经是超临界机组,经济运行的极致,已经缩无可缩。为了环保,计划分到的电量指标实际上发不出去,进一步加剧了供需失衡。”薛小白表示,按照河南的装机容量计算,河南的发电小时数应该在4,000小时左右,但2018年只有3,000小时左右,2019年是2,100—2,300小时。

“火电出力减半的另两个重要原因是外电入豫量的增加和新能源并网速度的加快。”薛小白介绍,2018年外电入豫量大约在700亿千瓦时左右,2019年则至少增长10%以上,而河南全社会用电量大约在3,000亿千万时左右,占比很高。

“新能源并网方面,尽管光伏发电取消了补贴,但资本追逐的热情不减,很多项目不要补贴平价上网。”薛小白计算,这种情况下,河南2019年的新能源增速至少在16%以上。

“按照国家电力体制改革中长期交易规则,基础电量是要逐年削减的,但河南17—19年的基础电量并没有明显削减,基本维持在2,000小时以上的同一水平线,这都是不利于刺激发电企业参与市场交易的,而且河南交易规则还规定,发电企业的交易电量要按最大负荷的30%扣减基础电量,举例来说,一个电厂签了100,000,000千瓦时的交易电量,要对应扣减3,000万元的基础电量,基础电量是按标杆上网电价结算的,假设价差是1分5,这一单就少卖了3,000万,造成发电企业对电量交易积极性不高。”薛小白表示,河南当初没有大规模削减基础电量是不想在全省内大范围调电,不想给安全校核通道增加负担,现在反而造成了发电企业电量越多,基础电量扣的越多,基础电量扣完,再发电就是超发电量,超发电量结算电价低,发电企业积极性肯定不高。

发电企业参与市场积极性不高,民营售电公司举步维艰,问题根源究竟在哪?业内人士说法不一,有人认为是河南始终没有建立起严格的考核制度,有人认为问题出在电网的单户号结算方式,还有人认为河南的相关配套制度不够完善,市场交易信息不够透明?

详细内容,请持续关注“享能汇河南电力市场调查报道”!

(注:文中出现的名字均为化名)

相关阅读:

河南电力市场调查系列报道之一 ——河南电力交易第一案背后的“大学问”

售电实务.png

原标题:河南电力市场调查系列报道之二 ——从5分到5毫 大幅跳水的电力价差去哪了?

北极星售电网官方微信

分享到:
投稿联系:陈小姐 13693626116  新闻投稿咨询QQ: 1831213786
邮箱:chenchen#bjxmail.com(请将#换成@)
北极星售电网声明:此资讯系转载自合作媒体或互联网其它网站,北极星售电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热点关注
增量配电业务改革主要矛盾的分析及建议

增量配电业务改革主要矛盾的分析及建议

增量配电网是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的产物,有效推进试点项目对于各试点业主及地方政府都具有探索性和挑战性。以增量配电业务相关政策为基础,结合前人的研究成果,对增量配电业务的内涵进行了再解释,并联系试点电网规划、业主招标及建设经营等实际情况,分析了增量配电业务改革过程中出现的主要矛盾。

>>更多

新闻排行榜

今日

本周

本月

最新新闻
>>更多售电招聘公告

关闭

重播

关闭

重播